雇主夫妇一人去世一人失踪 保姆夫妇收养其孩子

作者:admin发布时间: 2019-10-04

  她没有工作,丈夫是一名教师。生活艰难时,她给一个糕点店老板家当保姆,照料3个孩子。

  5年前,糕点店老板突发脑溢血身亡,老板娘承受不了压力,一夜之间突然“失踪”。

  丈夫这一举止,妻子董延书明白:是自己前雇主的小女儿熊姗姗想转学的事,让他着急上火了———前几天,姗姗从九龙坡区打来电话,说为了照顾身体有病的妈妈,想到妈妈打工餐馆附近的一所中学上学……

  “转学到主城,要近两万元赞助费,哎……”一个前雇主的女儿,为什么让黎家乾夫妇这么发愁?

  其实,知情者都知道,姗姗早就不是他们的前雇主女儿,而是已经成为他们的孩子。让夫妇俩操心的,不止一个姗姗,还有她的两个姐姐。

  “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,但姗姗三姐妹大伯前、伯娘后的喊了十多年,不亲都喊亲了。”董延书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故事。

  董延书58岁,老家在彭水县靛水乡农村。丈夫黎家乾是靛水乡中心校一名老师,1998年,还被评为全国模范教师。当年,丈夫每月300多元工资,除了维持一家人生活,还要负责儿女学费,日子过得捉襟见肘。为补贴家用,董延书在县城干起推销糕点的小生意。期间,认识了糕点店老板熊飞。

  熊飞来自四川富顺县农村,与妻子苏泽选竟先后生下三个女儿:熊选聪、熊兰兰和熊姗姗。因忙于生意,熊飞夫妇见董延书丈夫是老师,把自家孩子带得很好,便请她当保姆,带三个女儿。

  1997年,董延书把三姐妹接回家,当时,姗姗还很小。熊飞夫妇承诺每月除了付三个女儿生活费,每月另加300元工资。有了这笔收入,她家的生活有了明显改善,两个孩子上学的费用也得到解决。

  按当地风俗,熊飞夫妇还让三个孩子叫董延书伯娘,叫她丈夫大伯。三个孩子,董延书和丈夫一带就是8年。

  8年过去,董延书的儿女已在主城和深圳工作,他们的保姆工作已经可以不做了。但没想到,更艰巨的“任务”在等着他们。

  2005年,黎家乾夫妇到深圳给女儿带孩子。他们刚到深圳几天,忽然接到噩耗:熊飞突发脑溢血,抢救无效身亡。

  作为家庭支柱的熊飞突然病故,其妻六神无主。黎家乾夫妇只得立即赶回彭水,帮忙为熊飞办了丧事。由于有人不断上门讨债,他的妻子在一个晚上突然“失踪”。

  父亲去世,母亲“失踪”,三个女儿抱着大伯、伯娘哭爹喊娘。看着三个可怜的孩子,伯娘为难了:收留吧,自家的经济条件负担不起;不收留吧,三个孩子都带出感情了,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们往绝路上走吧?

  “她们的母亲连自己的亲骨肉都不要,你只是他家曾经的保姆,没有义务接收三个孩子……”得知此事,邻居们都劝他们不要背这个包袱。

  “邻居和亲戚说得在理,但看着三姊妹眼泪花花的模样,我们实在于心不忍啊。”想到三个孩子的父亲生前对自家有恩,夫妻俩犹豫再三,还是决定把保姆的工作继续下去。

  夫妻俩找到彭水中学的美术老师王宽收养大女儿熊选聪,负担她的生活和学习,小的两个由他们接手。

  由于爸爸突然病故、妈妈突然“失踪”,这对熊兰兰和熊姗姗两个小女孩的打击更大。很长一段时间,两个孩子睡到半夜醒来,就哭着要爸爸妈妈。

  每遇这种情况,大伯、伯娘就一人抱一个安慰:“爸爸妈妈不在,大伯和伯娘就是你们的爸爸妈妈……”直到两个孩子停止哭声安然入睡。

  第二年,熊家大女儿选聪面临高考,因户口在四川富顺,不能在异地参加高考。大伯前后跑了一个多月,把熊选聪的户口迁到彭水。选聪很争气,2006年考上四川美术学院。为筹上大学的费用,大伯四处奔波说情。当时的县领导被大伯、伯娘的行为感动,当即表态解决了选聪大学的学费。

  随后,大伯又跑居委会、派出所,把兰兰、姗姗的户口迁来彭水,上到妻子在靛水乡农村的户头上。

  兰兰、姗姗随着年龄增大,饭量也逐渐增加。大伯每月2000多元退休金,除了给双方3个8旬老人的赡养费、家中水电气费和妻子每月400多元药费,剩下的日子过得很紧张。虽然儿女都有工作,但考虑到他们都拖家带口,夫妇俩从不接受儿女资助。

  生活开支出现缺口,怎么办?大伯就回老家,把原来库存的麦子背到街上换成面条拿回家吃。姗姗有尿床的毛病,只要哪天不见油荤,晚上定要尿床几次。伯娘除了尽量保证姗姗每顿吃上油荤,还和丈夫每晚轮流叫醒她起夜,给她晒被子。

  大伯和伯娘虽把姗姗和兰兰当自己的孩子看待,但两个孩子仍时不时坐着发呆、流泪。细心的伯娘知道,孩子是在想“失踪”的妈妈。

  2007年夏天,大伯从姗姗在四川攀枝花的舅舅处打听到,姗姗妈在深圳打工。得到这个消息,他又喜又气:喜的是孩子的妈有了准信,气的是这是一个“不负责”的妈。第二周,他便前往深圳,住在女儿家寻找姗姗妈。

  临行前,大伯叮嘱姗姗和兰兰,在家要听伯娘的话,他要到很远的地方把两人的妈妈接回家。听说大伯是去接妈妈回家,姗姗和兰兰眼睛发光,使劲地朝他点头,然后高兴得跳了起来:“我们要见到妈妈了,我们要见到妈妈了……”

  “我当时想,见到姗姗妈,一定要质问她为何连自己的孩子都不管?为什么两年连一个电话都不给孩子打?”大伯窝着一肚子火到了深圳。

  为找到姗姗妈,他买了一张深圳地图,冒着酷暑每天一条街一条街的找,一家厂一家厂的问,一个月穿烂了两双鞋。一个月后的一天,大伯终于在一家针织厂的门口,见到“失踪”两年的姗姗妈。

  “她大伯,我对不起你,对不起三个女儿……”见到大伯,姗姗妈先是一愣,随即声泪俱下。大伯看到病恹恹的她,本想责问的话没再说出口。如何创建自己的网址大全,他啥也没说,几天后带着姗姗妈回到彭水。

  姗姗妈回到彭水,考虑到她已一无所有,孩子交给她带不现实,大伯、伯娘决定继续带孩子,让她留在彭水打工。孩子想妈妈时,可以随时见到妈妈。但姗姗妈以前在彭水当惯了老板娘,要去给别人打工,她觉得面子上过不去。大伯、伯娘多次做工作,她才勉强到一家餐馆当了服务员。

  可是,去年7月,姗姗妈再一次玩“失踪”。一个多月后,大伯才打听到,姗姗妈到主城看病后,在大女儿学校附近的一家餐馆打工。去年,大女儿选聪大学毕业,在解放碑一家动漫公司打工,和妈妈挤在九龙坡区黄桷坪双发小区3单元餐馆提供的员工房。

  大伯借到主城看望儿子的机会,找到姗姗妈。得知姗姗妈现在和大女儿在一起,他放心了很多。

  这个暑假,13岁的姗姗和15岁的兰兰从彭水到主城看望妈妈。姗姗再也不想离开妈妈,还想留在主城上学。前几天,姗姗打电话告诉了大伯、伯娘。接到姗姗电话,大伯便开始张罗姗姗转学的事……于是,便出现了文章开头一幕。

  这个暑假,三姐妹与妈妈相聚主城。白天,大姐选聪在解放碑上班,妹妹兰兰和姗姗则在妈妈打工的地方学习。上月下旬开始,每天晚上,三姐妹还在附近的街上摆地摊,卖一些小饰品。她们说,要给大伯、伯娘和王宽老师减轻负担。

  选聪说,自己进入四川美术学院后,就开始搞勤工俭学。大一时,她每周末就到一些公司帮着搞促销,一天能挣50元。两天忙下来,除了一周的生活费,还要节约些钱,为两个妹妹买学习用品。大伯知道这事后,狠狠地“吵”了她一顿:“你只管照顾好自己,每顿把饭吃饱就行了,有大伯、伯娘在,两个妹妹不用你管……”

  “大伯、伯娘和亲生爸爸妈妈没有区别。”成绩优秀、下学期在彭水汉葭镇中学读初三的兰兰说,有件事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:一个假期,年迈的外婆来彭水看望自己和姗姗,顺便把自己接回富顺老家,想把自己托付一个亲戚为大伯减轻负担。没想到,那家亲戚嫌弃自己,每天给自己安排很多家务,稍不顺心就给自己脸色看。后来,她实在受不了,就把自己的遭遇写信告诉了大伯。接到信,大伯就通知大姐把自己接回了家。

  下学期本该在同一学校读初二的姗姗说,大伯、伯娘从来不吵自己。“这个世界上最爱我们的人,应该是大伯、伯娘。因为,他们一手把我们带大,送我们上学,对我们言传身教。”

  记者:你仅为糕点老板家当过保姆,老板病故了,他的妻子都玩“失踪”,你们为何还要收留这几个孩子?

  黎家乾:人情债难还啊!人是有感情的动物,哪能忍心眼睁睁看着几个孩子走上绝路?

  记者:你家当时条件也不好,这么多年来,有没有认为几个孩子是包袱,想没想过放弃?

  黎家乾:说没有把几个孩子当“包袱”的想法是假话,但我们不能放弃,有时我们两口子相互安慰,再坚持几年,孩子们一长大,自然就轻松了……

  苏泽选:丈夫走得太突然了,我当时无法承受这个事实,加上要债的人逼得紧,我跳河的心都有……(哭)几个孩子一直由她们的伯娘带,大伯和伯娘都是讲情义的人,孩子放在那里我放心,我相信他们带会比我自己带好。我这辈子最对不住的就是她们的大伯、伯娘……

宝贝心水论坛| 香港正版挂牌论坛| 香港挂牌彩图之最全篇| 香港官方正版挂牌跑狗| 香港九龙红姐老牌图库大全| 金元宝高手心水论坛| 精准家畜和野兽中特| 天下彩票免费资料大全l|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| 香港挂牌买码论坛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