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技前沿

雪域边防永远的守望者_本地政务频道_东方资讯

2020年7月15日,一个雨雪飘飞的清晨,西藏军区某边防团边防7连排长、吉布观察哨哨长苏万飞在索道接收运送的物资时,不幸坠崖牺牲。见证了一代又一代高原戍边人牺牲奉献的喜马拉雅山上,又矗立起一座新的丰碑。

苏万飞常说:“观察哨兵就是祖国的眼睛。”这一次,苏万飞的视线却永远定格在雪山,他成了雪域边防永远的守望者……

雪域边关,你在我深深的脑海里

喜马拉雅山脉深处,古老的娘姆江曲从海拔3700多米的金布山蜿蜒而下。河谷两侧,数百米深的悬崖与千年沙棘林相拥而立,吉布哨所就隐身其间。

2014年夏天,从西安工业大学毕业的苏万飞,填写了一张到西藏当兵的报名表。

“风雪边关远,塞外人烟少。”父母心疼孩子,向他讲述了边关苦楚,期望家中独子能够回心转意,却不知戍边卫国的种子,早已印在了苏万飞深深的脑海里。

苏万飞的父亲曾在陕西当兵7年。儿时的苏万飞最喜欢听父亲讲军营的故事:上戈壁、战荒原、助群众、运物资……父亲的讲述,点燃了他心中的从军梦:好男儿,当兵去!

对于边关的苦,苏万飞早有了解。然而真正到达连队,戍边的艰辛和危险还是让他始料不及。

连队驻守的娘姆江曲有两大特点,一是海拔落差大,二是雨雾山腰挂。并不是所有人都有能力去承受几百米甚至上千米的海拔落差,巨大的气压差带来的是耳膜疼痛;也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勇气冲入团雾开路,因为雾气的后方可能是狗熊,也可能是悬崖。

“这里的山脊高过云头,这里的太阳晒化石头,这里的孤独没有尽头,这里的士兵把使命扛过肩头……”正如歌中所唱,这里的巡逻没有道路,只能追着前方老兵的脚印,一深一浅地摇摆走着,脚边就是数百米深的悬崖。

开展体能训练,需要从海拔4000多米的山顶一路冲到海拔2000多米的深谷,再沿着脚印重新爬回山顶。海拔气压变换太快,还没来得及跑几步,苏万飞的心脏就扑通直跳,难受得仿佛胸膛要“炸”开。